任璐璐:我的家,我的国

我出生于上世纪80时代 末。我的成长 记忆和家庭记忆,刚好 是我们国家快速开展 变化的轨迹的一部分。

1978年,即恢复高考原则 的第二年,我的父亲考上了开封师专,这成了别人 生中的一个转折点。毕业后,父亲成了一名中学数学老师。

1997年,在我紧张的中考期间,父亲考上了河南大学的研讨 生。此时他现已 40多岁了,周围的人都赞赏 不已。父亲脱离 家去肄业 的时分 ,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加油!考试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一定要知道未来想做什么,为了这个方针 怎么去努力。”直到今天,这句话仍然辅导 着我的言行。

爸爸研讨 生毕业后,直接去河南省实验中学当老师,而我也跟着 他进入了这所省重点高中。爸爸一辈子担任数学老师,跟学生、家长触摸 最多,咱们对他的一致评价是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思维灵敏 ,对孩子们很有耐心,解题答题时向来 都是笑眯眯的。父亲带的班级成果 总是全年级前三名,而他也多次 被评为河南省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提起父亲,我的心里总是充满着骄傲 ,而我也在父亲母亲的言传身教中,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学常识 ,学做人。

2007年我考上浙江传媒学院,学习播送 电视编导专业。做一名优秀的记者,做一位超卓 的编导,是我多年的梦想。我特别喜欢柴静。我喜欢她云淡风轻又言语犀利地上 对每一位采访对象的风格,敬佩 她直面现实的温柔软 坚决 。我一直深信 ,每一位有情怀有职责 有担任 的新闻工作者,都是接近 观众,走近群众,温暖着别人 也温暖着自己。

2011年,我考入安徽电视台部属 的传媒公司,正式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远离家乡河南,远离爸爸妈妈 ,一个女子在外地打拼,其实不 容易。但是 ,爸爸妈妈 的撑持和自立自强的性格,更加坚决 了我留在合肥这个城市的决心。

2013年,我考入安徽播送 电视台,正式成为安徽台国际频道的一名编导。担任编导的6年时间里,我的主要工作是带领外籍嘉宾到安徽各地市,去探寻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传承与开展 现状,做过的节目触及 各种选题:有拍摄新石器晚期部落遗址,探寻史前文明源头的(凌家滩文化),有记载 天柱山迎来的一批俄罗斯客人,以及天柱山风土情面 的。我还前往黄山,跟踪拍摄来自美国旧金山大学生团队和美国纪录片摄制组,跟从 他们走进当地人家,观赏徽州美景,领会 徽州记忆……也正是在这样一次次的外出采访中,我感遭到 了祖国大好河山的壮美,感知到了老群众 的幸福感和取得 感。

亲历过的很多的人和事,都感动着我,激励着我。我用镜头和纪录片制品 ,记载 着社会开展 变迁过程中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中国梦”。我所做的节目,曾取得 “安徽新闻奖”三等奖,宏扬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二等奖,征文取得 省广电体系 征文三等奖等等,这些,都给我以莫大的鞭策和鼓励。2016年,现已 退休的父亲,俄然 告诉 我说,他要去援疆,我的第一反响 是惊奇 。

但不管怎样,父亲仍是 跟跟着 河南省各行各业“对口援疆”的优秀人才,去了新疆哈密,进了十三师红星高级中学。在援疆的岁月里,父亲用学生们的优秀成果 作证明,为援疆事业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从黄河之滨,到天山南北,他们踏着前辈 的脚印 ,就像那雪山的青松,就像那绿洲的白杨,就像那戈壁的红柳,就像那沙漠的胡杨。”父亲,再一次让我仰望 ,让我敬佩。也是在这一年,母亲退休了,从三尺讲台上走了下来。但她心中的教师信念,教育孩子的理念,还仍旧 坚持 不变。退休的母亲,还像在职时一样,永远是一位教师的风范。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的父亲和母亲的故事,一个普通人家的故事。而任何一个家庭的故事,都是中国故事的一部分。正是无数个普通人家的故事,组成了中国行进 开展 进程中波澜壮阔的画卷。

我们一家人,在祖国各个角落的成长 、开展 的故事,是这个国家行进 开展 的一个缩影,曾经 很坎坷,现在很精彩,未来会更加绚烂 。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像父亲那样,留下一首赞歌。在自己的岗位上结壮 进取,继续前行。